您当前的位置:财会专聘网 > 职场资讯 > 职业指导

HR没有义务帮求职者挖掘“适合你的岗位”

来源: 时间:2018-12-30 作者: 浏览量:

企业是一艘只有单一方向的船,一旦上了船,就要做那些该做的事,那些让船可以继续往前开的事。因此,HR在招募“船员”时,需要做的不是过分“惜才”、给优秀人才量身定做职位,而是根据船的航行方向,一步到位地找到那个合适的“船员”。
一场特别的面试
某天,我面试了一位从捷克来的设计师。
因为对东方文化有热情、有兴趣,这个年轻人来到中国,寄宿在朋友的家里。他带着之前实习和外接case累积的零星设计作品,试着想在这里找份工作。
总经理有一天突然收到这位年轻人毛遂自荐的履历,并交由我和他联络。我打开履历,发现他有多媒体设计师的背景,但其实公司目前并没有适合他的职缺。基于礼貌和不应先入为主地排除人才潜能,我还是请秘书帮忙安排他的面谈时间,顺便在信中确认了,他还不会说中文。
面试时间到了,我走到会议室和他见面寒暄,开始试着让彼此快速了解。
面试的时间不长,大约15分钟,我只问了他三个问题:
“为什么选择中国?”


“知道我们公司的服务项目吗?”


“有办法试着描述以目前的背景来到我们公司,会面临什么问题吗?”
他用很生疏的词汇简短回答了我的问题,大概就是说喜欢东方文化,想待个几年,虽然知道我们是媒体公司,但不晓得我们主要的服务项目,因此也不知道来面试之后究竟会发生些什么事。
后面的十分钟大概只剩下我的自述。我简单介绍了公司的服务项目,告诉他我们目前没有招募设计师的需求。而且,在这家公司,若想进入核心,最好的方法是做媒体策划。
他说:“我愿意尝试,而且我真的很想留在中国。”
我沉默了几秒,心里想了想,告诉他:“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媒体策划,就与你之前的所见所学完全不相关了,尤其媒体工作必须了解当地的市场环境和消费者行为,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国家所有的文化,与族群的价值观差异。”
所以你真正需要面对的问题是:
“把你手中唯一的武器(设计专业)收起来,把自己归零,然后在有限的时间内学习中文、学习公司的服务项目、学习认识中国、学习搞懂媒体。你需要面临这么大的挑战,可是其实你并没有办法说出这份工作到底为什么吸引你。因此综合以上的种种,我没办法相信你。”
他面无表情,呆若木鸡,尴尬地点了点头。
我说,或许你应该先做你最擅长的设计,因为那是你最快可以提供的价值,而很多国内的广告或数字代理商,有服务跨国客户的需求,因此你的语言问题并不会是最大阻碍。
他说他懂了,或许他应该找份设计的工作,也同时希望能通过我们的帮忙,介绍他相关的工作机会。
结束了简短的面谈,我和他握手,送他进电梯。我和同事对看着,开始分享几分钟前和他的对谈,虽然我们一致认为这是一个很特殊的面试经验,但是就在刚才,我开始感到些许感慨。
因为他兴奋诉说着憧憬的表情,在他下电梯的那一刻已荡然无存,不论我多么委婉,其实我送给他的是一盆冷水般的震撼教育。
多年面试过程引发的思考

我回想近三年的面试经验,虽然也曾经多次遇到一些不了解职务需求,只抱着热血与“学习心”,就“杀”到我面前的应届毕业生;也有明说他来这只是拿份薪水,一年后就会申请打工游学,现在不乏30岁前的人生计划就是这样的过客型求职者。
我必须说,面试让我学到了很多事,那些大人才懂的事。
成年之后,人与人的相处都建立在不同价值观的交互摩擦冲击中,时而因违背期望而身陷汹涌激荡,时而因理解现实而静如死水。
就像你永远不懂身边有些同样年过30的朋友,为什么还会天天因为工作而感到生不如死,只要有机会出游远行,就像孩子般兴奋得辗转难眠,彷佛浴火重生般地欢呼雀跃,骄傲地高喊生命的意义,然后在假期的终点回归现实,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人间地狱。
然而他们也同样不会懂你如何从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找到成就。
这几年的主管生涯告诉我,企业是一条只有单一方向的船,一旦上了船,就要做些该做的事,那些让船可以继续往前开的事。
船长决定让谁上船,取决于船上有哪些活他/她可以干。有力气,就去引擎室铲煤;有厨艺,就到厨房报到;什么都不会做的人,唯一能被容许上船的理由,大概就是至少付了票钱当乘客的。
没错,航行的生活很无聊,在海贼王漫画中,连船长找了个音乐家上船都显得相对合理。
但不管多无聊,船员和乘客至少得搞清楚船要开去哪里吧?
捷克少年以设计师的背景,投了媒体代理商的履历,就等于他会的不是这艘船上必要的活;但这绝不是他没办法上船的关键理由。关键是,他上了艘不知道会开往哪的船。
船是不会改变方向的,也没时间靠岸等他/她下了再前进。船长可以让他/她在能力不足(甚至是没有能力)的时候上船,如果没让他/她上船,绝对是因为他/她连船往哪开都说不出来,然后,他/她的存在对这艘船来说,就只是个赌注。
万一让他/她上船,他/她早晚也会发现上错了,我们就要费尽彼此的力量,在船上波涛汹涌的同时,尽全力去照顾他/她,还不忘在汪洋中,随时计算并留意靠岸边最近的距离,适时放下求生小艇,让他/她安稳地走。
企业没有所谓的“价值观磨合期”,正如船无法改变方向,谁Lead,谁就Rule,船长只要说清楚船是开往阿拉斯加,那么在船上抱怨外套不够厚就是他/她自己的问题。
这就是我在这几年学到的,我停止过分顾虑团队成员的需求(尤其是那些会让船偏离航道的),而是学着听懂船长说的,学着接受船长说的,并学着当个好的副手。帮大家在船上找到最适合干的活,并想办法让搭错船的人下船,至少是安全的下船。
这个道理还能用来解释,为什么有些人的能力超群,却永远没办法成为接班人?因为在船长的眼中,这样的人可能是整艘船上能力最出色的航海员,不过他老是不同意船长想要航行的方向。
船长手上的舵,是绝不会交给这种人的。
于是,我又再次因为不想面对送人下船的窘境,而选择当个不轻易让人上船的副船长。于是,我变成了那些人嘴里和别人一样讨厌的HR。
但仔细想想,那些立于不败之人的秘诀(如船长),不是因为他学会接受别人的价值观,而是他懂得善用方法,让别人接受他自己的。

分享到:
相关推荐
分类浏览